我不是在辩解-—兼回复患者的一份来信

我不是在辩解-—兼回复患者的一份来信

文:王宇

 730e0cf3d7ca7bcb21bfe4ffbf096b63f724a81d

       做过咨询的第二天,助理收到了他一份很长的来信,我仅简单回复了一句:建议他看看我的书,并且这一切是比喻,而非打击,让他自己好好想想。不过中午,几个咨询师谈到了这件事,我被他们批评了,谈到关系还未建立,也许不应该讲太多,就算是实话……这一点我承认,有些心急——因为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继续治疗,也考虑到治疗费用也是不菲的,所以我想把我认识到的,都告诉他。没想到,这样做的结果却伤害了他。其实我应该想到的,毕竟他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人,就算别人说了一句脏话,他都会担心是否在评价他。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