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恐惧症:你为何害怕交往?(新书电子版下载)

《社交恐惧与人性的成长》

 

 

封面广告:

被禁锢的心灵

自我的挣扎

谁在主宰你的人生

你是谁,病人or凡人

找回真我之路必将是一场赤裸裸地战争——幻想与现实;真我与假我;禁锢与成长。

不屈不挠追求的人,

就不是不可救赎。

国内首部“社交焦虑”深度人格剖析专著

【因为和出版社之间的问题,本书一直迟迟不能出版,暂定年后 出版,这里提供电子版给大家先行阅读,出版后再提供纸板。】

导论:被禁锢的心灵

心灵被禁锢想必是世上最残酷的责罚。当一个人的内心被束缚,不能活出真实、本来的自我,就算表面上活得精彩,他依然只是一个囚徒而已。他活在看不见的围栏之中,有时他比真正的囚犯都要痛苦,因为他不过是一个会动的木偶而已,他以为自己是人生的主宰,其实他只不过是一个傀儡。

虽然他早已经迷失了他自己,但却对这一切没有觉知;虽然他的人生早已经被扭曲,但他却不自知。他只会在乎看得到的症状,他没有“看见”被扭曲的自我与人生。

他带着“原罪”而来,他的今生只是一直在寻求救赎。不管外在是否光鲜,他的内心却住着一个受伤的小孩。内在的伤痕来自于他的童年,也许他从来都没有被真正地爱过,也许他一直被束缚、要求和逼迫,在他的成长经历中他难以找到自我价值感与归属感,因此他内心充满了焦虑。如此的焦虑就好像一个无底的黑洞,需要不断用那些可以给他带来价值的东西填补——金钱、成就、被爱或是完美的形象。不是他想要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而是他不得不成为一个更优秀、完美的人——他必须成为一个神,才能摆脱作为一个人的卑微。

这就如同魔鬼协议一般,他出卖了灵魂,以换取财富、地位和荣誉——那些可以让他不自卑的东西。

他无法面对本来的自己,结果就在内心中建构了一个理想化的自我与世界,在这里他是安全的。就如同那卖火柴的小女孩,幻想成了生活的一部分,渐渐地他甚至忘记了自己与生活原本的样子。如果能一直活在梦中,想必他就什么病都没有了,但他的“自信”不过是建立在流沙之上,当风暴来临一切将原形毕露——那些他想隐藏的,他想逃避的,他无法直视的,终将会把他淹没。

他的“解决法”注定失败,因为他不是努力成为他自己,而是试图成为一个他所不是的人。但对于被恐惧所驱使的人来说,只要可以减轻他的恐惧,他愿意用任何东西来交付,甚至是他的灵魂。但这一切必将成为他的枷锁——越是躲在更好的自己当中,他就越不敢面对本来的自己。他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已经凌驾于他本来是一个怎样的人之上,虽然这给了他安全,但就好像是一个壳,一件紧身衣,让他不能随心而活。

他因为想象中的自己而骄傲,却也因为现实中的自己而自卑,他总是找不到真正的自信。但就算他的内心充满冲突与挣扎,他也会为了维系虚假的形象而掩饰。在别人眼中他总是那么的“正常”,这并不是说他真的好,只能说他演得好,没人了解真正的他。他和别人总是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因为他太过在意别人的看法——别人的肯定乃是他价值的来源。他虽然渴望自由,但却也害怕自由,他害怕自己的面具被识破,因此他宁愿活在安全的和熟悉的环境之中。

就算他一直活在苦心经营的乌托邦之中,“清算日”总归会到来,他必将为自我的迷失付出代价。他会把这一切的愤怒与痛苦都责怪到某个人,某件事或某个症状,他唯独没有认真审视他自己。他幻想问题的解决就可以“找回自我”,找回那失落的荣光,所以在彻底绝望之前,他只会执念于“方法”,而懒得审视他自己及他走过的人生。

认识你自己是一切疗法的核心。心理治疗的重点不在于症状的解决,而是帮助一个人的人性得以成长;治愈也不是为了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而只是为了找回真实的自己,这个自己也许不优秀,但他却是你内心中最真实,最渴望成长的部分。

找回自我的过程不是坦途,它必将是一场赤裸裸的战争——幻想与现实;真我与假我;禁锢与成长。虽然这很难,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最终找回自我,但正如歌德在《浮士德》中说过的一样:

不屈不挠追求的人,

就不是不可救赎。

王宇

2017年于南京

第一部分 社交恐惧的初步治疗

第一章:了解社交恐惧

社交恐惧是怎样的体验?

人们往往容易把那些饱受煎熬的社交恐惧患者,看做是性格内向与孤僻的人,但实际上性格的内向与外向与社交恐惧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外向的人也同样会对社交产生恐惧,也不可避免地会敏感别人的看法。有时,我们也会主观地认为社交恐惧的人朋友很少,但实际上也许正好相反,他也会有很多的朋友,所以,社交恐惧和一个人的社交能力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就算是社交恐惧症患者之间,他们的体验和症状表现也会截然不同——有的人只要在人前就会紧张不放松,而有的人却只是在特定的场合和人的面前才会感觉不自在,在其它场合则完全没有问题;一个患者所恐惧的情境或人,在另一个患者这里可能完全没有问题,而就算面对同一种症状或情境,每个人所在乎的点,恐惧的理由也是不同的。比如,余光恐惧,有的人担心影响自己学习和工作的效率,而有的人则担心别人以为自己是猥琐的人,还有的人担心自己的目光会影响到别人,并有深深的愧疚感。

一位患者写道:“我并不害怕聚会,甚至偶尔会成为气氛的调动者。但我却时常会只想一个人呆着。虽然我有朋友,但我却没有办法说心里话;有时在路上遇到认识的人,我也会本能地躲开。也许是我伪装的太好,就算我和别人说我有社交恐惧,别人也都会以为我在说笑话。”

社交恐惧是一种隐形的伤痛,它不像是生理疾病可以获得别人的理解和关心,有时为了避免被别人同情或瞧不起,患者往往会伪装和掩饰,他不愿意别人了解他太多。因此,有时社交恐惧的人在他人看来也许完全没有问题,因为他把自己包装的很好,他不敢暴露真实的自己。

虽然他也试图打破被禁锢的生活,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让自己不要那么不合时宜,但在真正和别人接触的那一刻,他的心理建设就会立马被恐惧打垮。在现实面前他总是那么无力与无助,最后他只能躲在一个人的世界之中。他的生活也已经被简化为:怎么做才不至于那么糟糕呢?他已经不再是他自己了,他做什么或不做什么,完全是出自于恐惧的指使,而不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他仅仅是活着,而不是在生活。他就好像是一只小羊在狼群的夹缝之间偷生,他对生活的热情在恐惧面前只是在不断地褪色。

就算他逃避了,他依然是痛苦的,因为他也看不起这样一个萎缩、怯懦的自己。有时,就算他还没有进入到令他恐惧的情境,预期焦虑就会让他如坐针毡——他总是设想自己在人际交往中是如何表现得笨拙和愚蠢。在他人看来简单的人际交往,在他这里成了战场,每一次他都要鼓起壮士断臂的勇气才行。

就算别人没有真的排斥与贬低他,低人一等的自卑感也会让他在人际中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招人反感。如此的不安全感让他变的疑神疑鬼,就算别人中性的话都会被他解读为对自己的嘲讽。最后,他难以真正信任他人。

“木返”在知乎上是这样描述自己的症状和生活状态:

“我是来找组织的,以下是我的症状”

害怕别人注视我超过三秒。

害怕聚会。不管是熟人还是陌生人,去之前脑海里会预演流程,担心自己无法融入。

害怕不小心伤到别人的心,因此很多时候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

很少很少很少很少很少很少的机会敞开自己的心扉。

拥有≥0 ≤2个朋友。

痛恨演讲,痛恨辩论。

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出门在外60%的时间都处在心跳和紧张之中。

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能让我完全平静下来——家。

出门在外,总担心各种突发事件。

害怕打电话,接电话,尤其是陌生电话。

更喜欢短信、qq、微信。

很少主动联系朋友。

总担心自己被世界遗忘。

很容易心慌,紧张心跳是常态。

害怕一切需要发言、表现自己的活动。

担心别人的评论。

活得不洒脱,很容易自卑。

说话声音很小很小。

别人见我第一面总觉得我是个极其安静沉默躲在自己小世界里的妹纸……之后的评价就不一定了。

内心世界活动丰富,想象力无限强。

安静,容易给陌生人距离感。

直视人的眼睛,结果就是——突然失重一样,血冲大脑,“翁”的一下。

觉得处在不用表现自己的环境真是太温暖,太有爱,太幸福了。

羡慕那些活泼开朗外向灵动的孩纸,觉得他们像快乐的天使。

封闭,即使思想很开放。

害怕在社会上生存。

觉得大方这个词,永远不属于我。

打招呼or不打招呼?这永远是个问题。

永远在尴尬,永远在尴尬,永远在尴尬。

照相也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请你们千万不要来拍我。

害怕麻烦别人,或者是别人厌烦的表情。

害怕欠人人情,面对别人给的好处和温暖总有受宠若惊的感觉,并且很惶恐,总想着加倍还回去。

在社交场景里做个动作,说句话,都觉得自己尴尬的冒汗那种。

总觉得自己要孤独终老。

大概就是这样,作为一个内心世界丰富的妹纸,简直要流下泪来。真是太喜欢网络了,这是一个可以掩饰自己现实生活中身份的宝地(看来脱不了宅了)。

可以不用带着面具扮演角色,在这里自由发表言论!反正你们都不认识我啊!

一些人在现实中充满恐惧,但在网络中却可以放开自己,一来别人不知道他是谁;二来,就算他说错话,也来得及修改;最后,别人看不到他那张尴尬和紧张的脸。因此有些人在网络中和现实中简直判若两人。

患者和常人就好像生活在两个世界——在常人眼中的人情往来,在患者眼中就如同被审讯;在常人眼中的快乐时光,在患者眼中很可能就是倍感煎熬。总之,他无法客观地看待自己、他人及这个世界,他就好像一只惊弓之鸟,一阵风都会把他吓出一身冷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