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我走不出过去

来访者:我都咨询快两个疗程了,对咨询医生报的希望越大可能绝望越大吧,这个疗程咨询结束不想再咨询了!我总觉得王老师书写的挺好,但是咨询总是让我觉得老师好多废话,说得不够简洁明了,直入人心,都没有解决我的根源,没有引导,只是分析,我的症状没有消除。所谓医者父母心,这些钱对我有孩子普通老百姓说很重要。我孩子下半年上幼儿园钱都没有还没着落,平常普通家庭上个门诊医院也不至于花成千上万的钱,我吃饱了没事花钱为心理咨询事业做贡献呀,对我又不起作用,所以我还是另寻它法,相信总找到一个懂我的人。


森知心理咨询 13:54:59
已经转发给王老师看了
来访者 13:16:05
看了有什么用啊,我几时给你们发的信息你们回过,那么高高在上,我都写了10几封信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复过我,对你的顾客真正用心过仔细耐心地回过一封,引导过。都白写了,真是对牛弹琴。我花了那么多钱就是听你们来讲废话的啊,你说了一百遍一万遍面对失败,面对现实有什么用,对我不起作用不都成了废话吗。我来了两个疗程就听了一大半废话,我需要的是引导,我是来解决我的过去,我的心结在过去,你却说要我面对现在,过去心结不解决还谈什么面对现在,我是个人,我也痛苦,我痛的哭了2天,我不是傻子,我已经不是女孩了,我是个女人,一个孩子的妈妈。我实话实说,我家里是没钱了,我不需要骗任何人,老师好像不是个实事求是的人,我想知道过去真相,为什么老师总是对我保留,我想知道过去自己的心底为什么让我迷惑的不平衡现象,意像,恐惧,我的真实恐惧在哪里,真实自己是什么样,这跟我家庭有什么关系。我要的咨询是快速有效直捣黄龙,简洁明了的咨询。我写了那么多信都是讲我的过去。我要从过去走出来,谈何现在,我面对不了,抗拒,失去耐心!现在心理咨询都没用,都是骗人的。
森知心理咨询 13:23:32
你好,我这边是前台助理。你发的每一封邮件王老师都是在咨询之前看了的,并且每一次的咨询都是有详细的记录。
森知心理咨询 13:24:42
能理解你咨询了这么久,似乎还没有走出困境的急切心情。
来访者 18:19:50
你说有详细记录就有吗,我又不在你们当地,我远程的,你说有那你就发我看下吧
2016-06-17
我和王老师说一下

……

该患者反馈中的疑问和质疑其实在视频《心理治疗的误区》【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1ODIyOTI4MA==.html】中有阐述。但因为这位来访者的典型性,所以我将从对心理治疗的期望与失望,及该患者的心路历程两个方面来回复该患者。一方面回复该患者的质疑,另一方也希望她能够明白为什么我总是一百遍,一千遍地说:面对失败,面对现实。

首先我们先回到源头,她13年前为何陷入抑郁。

13年前她读高二的时候早恋了,也许是她太过孤独把——妈妈的苛责,爸爸的期待让她喘不过气,而在学校里她又无法融入同龄人。所以总是一个人,虽然自卑,不过她也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的生活。后来她喜欢上了那个帅气,在篮球场潇洒自如的同桌。而且他们两人也很快乐地沉浸在这种朦胧的好感之中。不过因为她把学习看的很重,所以想要通过转学来结束这感情的萌芽,但因为内心中对爱的渴望与孤独让她无法自拔,所以转学后他们的感情不但没有变弱反倒更加坚定。到这里依然是一段美好的初恋体验,但问题就发生在第一次,第二次亲密行为之后(仅仅是亲密行为而已)。

“我是2003年7月休学的,高三还剩下最后一年也没去读了。我现在清楚地知道那时的我究竟怎么了。接受了他的亲密行为后我回家在床上只是合了下眼并没有睡着意识很清醒,渐渐的大脑里就出现我最亲近的父母慢慢离我而去,在我意识里消失了一样,虽然很不想失去他们,但是已经无力挽留。我好像离开了他们,当我睡醒了睁开眼睛我发现了一个令我陌生而绝望的世界,进而感到恐惧。跟我之前体会到的世界不一样,就像世界末日来临一样可怕,那种黑暗的力量袭来让我有一种掉下深渊的感受,把我从光明的道路上拉了下来跌落到了深渊。后来我整个人就变了,也不想再去学校,无论家人怎么劝说我都不想再去学校了。后来回到了家混混噩噩噩玩了个暑假到高三开学,爸爸又帮我转了学,这次转的学校离家近些,但是我进去读了几天我又跑了出来,控制不住自己该往哪里走,我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平衡。连我在寝室里睡觉我都感觉到莫名的恐慌和不安缠着我,内心感到空虚空洞没有力量,世界,周围的人仿佛离我好远好远。
之后我休学了。我被一种不安恐慌的力量左右着而逃避了学校。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
这一切简直像做了场噩梦可怕,我的青春,大学,理想全在2003年那年暑假的两次亲密行为里化为了泡影。我真的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在已经说快要分手了还要接受他的行为,而只是亲密行为而已。为什么我看到的和感觉到的世界为什么让我逃避恐慌害怕,为什么会有么大的负面力量左右着我。我可以把它称作恶魔之吻。之后自己变了,世界在我眼里都变了。我放弃了考入大学的光明之路,踏上了选择了一条爱恨交织的黑暗之路。我感觉自己已经迷失了自己很多年了。从休学起,我已经不再是那个清爽纯洁的,纯真的,无忧无虑的我,我内心住着心魔吗,我不知道。我对外界好像失去了感觉和感知的能力。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因此她的人生被改写了,之前的幻想,之前幻想的美好人生一切都不存在了,所以她怨恨,怨恨当初那个“流氓”对自己做的一切,也不解自己为何会产生父母离自己远去及世界末日般的画面。

“我觉得我那时候接受两次性行为后产生的那两个意象:一个是我感觉到我的父母在我的大脑里慢慢离我远去,还有个当我醒来我看见窗外天都要塌下来,世界末日就要来临那种绝望恐惧的感觉,并有当时有濒临死亡的恐惧。我的理解是这两个意象就像一个人在沙漠里呆了几天极度饥渴难耐,快到渴死面临死亡那一瞬间在眼前里出现的海市蜃楼所形成的一种幻觉。
这应该是人只有在走到绝境,极度绝望的情况下眼前才会出现幻觉,用幻觉形容也许我更容易理解点。因为从小到大一直在父母身边长大,一直是他们眼中乖乖女,当父母离你远去,你失去了他们也失去了爱,所以才极度绝望,恐惧现实。就像是一场掠夺,我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掠夺。因为他是在说即将和我要分手了才发生的身体接触,或者说这两次行为是不是有涉及到自尊,人格尊严什么的。后来我情绪上出现了失控,我感觉我失去了平衡,恐慌无力,几乎完全没有了安全感,我无法控制住自己的内心,我像是被什么东西所左右,无力感绝望感恐惧感淹没了我,进而逃避了一切包括我无力面对的学校和现实。退回到那个初恋男友的身边,几年纠缠下来,因爱生恨,对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耿耿于怀,记恨在心并且得不到就想毁掉这一切。我的内心已经被严重扭曲了,并且对这段关系依赖和上瘾。那段关系让我很恶心。
我觉得我自己在情感上有极度饥渴症,可能是小时候长期在家庭中缺失母爱。就像饿了几天饥不择食得人一样。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满足当下内心情感和心理需要。但当我同时把自己交出去付出去同时内心还有一种牵扯,让我感觉不舒服的东西存在。到底是什么东西牵扯我。打乱了我的平衡。是我对自己过高的要求吗?如果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那什么才算是对的,什么才算是错的呢?老师说我这个疗程我们要打破规则放弃规则放下过去,上次咨询老师分析得蛮好的,说我患病之前就一直活在自己的幻想里,这个我很赞同,这次我很想听听老师的具体分析”

分析到这里,想必对于她为何抑郁,产生恐怖意象,及此后的13年为何会一蹶不振有一个初步的分析——因为缺乏爱和温情,所以从小她不得不为了取悦父母及身边的人扮演成一个乖乖女,而通过表演获得的肯定和赞美成了她活下去的支柱。但这样的结果是她变得孤僻,无法融入到“淘气”的同学中去,而她爸爸又是一个封建刻板的人,所以也绝不允许她和男生过多的交往,所以她总是一个人,总是沉浸在各种文学作品及对未来美好的幻想之中,似乎这成了她生活的全部。而同桌的出现温暖了她心灵,虽然她有大学梦,但却也无法自拔地陷了进去。
后来进一步的身体接触又直接碰撞了她父亲教导她的纯洁的价值观,所以她才会产生父母离自己远去及世界末日的意象,毕竟她触犯了自己内心中的“法律”,所以她成了“罪人”。一方面是缺爱及对美好爱情的幻想,一方面是纯洁的道德观,两个方面不断地撕扯,已经让她没有精力,没有心情投入到学习中去,所以学业的荒废又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也不在了。
所以她变得一无所有,因为从小不被爱,所以在内心里她也是不接纳自己的,或者说是自卑的,她一直都是通过幻想美好的未来才能得以逃避自卑。不过现在这个支柱也被打碎了。所以她只能继续抓着这个男人,从这个男人身上来找温暖来逃避内心中的症状和对自己的不满,所以退学后她又和这个男人纠缠了两年。

“曾经在学校我也是个踏实勤奋认真的人,在学校也守规矩,是父母眼里的乖乖女,老师眼里的好学生。虽然算不上很优秀,那时在初中一直表现不错,因为作文写的好经常当做范文读,在班上有了4大才女之一的称号,学校的校园风报社那个老师让我当了报社的编辑。因为爱好写作所以每问到将来的理想时我就会说是当一名优秀的新闻工作者,读大学我也要报新闻专业出来当编辑做记者,对未来充满了幻想。但是在初中一直性格内向,但是也不影响我和其他要好的几个朋友来往。因为从记事起就被父母唠叨不要和男生来往太多,他们怕我在学校谈恋爱。其实在初中我真没遇到我喜欢得男生,别人喜欢我的,我却不喜欢他们。下课后很多活泼开朗的女生都会和男生打成一片,玩的很开,而我却一个人默默做在自己座位上不敢与他们靠近交流,和他们玩,内心与他们眼里热闹的世界是半封闭半隔绝的,可能从小没有受到妈妈的温柔的呵护和对待,有点潜在的自卑感,但是对我心理影响并不大,我也很接受这样一个孤僻文静内向的自己。但是生活也有其他的乐趣和爱好,我喜欢听收音机,喜欢看言情小说,喜欢电台点歌的,交友的栏目,所以为了打发无聊和寂寞,我给那个磁性很好听的电台dj寄了封贺卡他收到了并读了我交友的信,过后我陆续收了很多封和我交笔友的信,有的没回,有的回了,和我谈的来并且真诚的我就愿意交往。其中有个来自宜昌的男生笔友,他的真诚和诚实打动了我,我们一直保持笔友关系甚至连面都没见过,只是单纯的谈那个年龄的孤单的心事,爱好,并不是恋爱。因为那时我不可能恋爱,对男生也没兴趣。那时的日子过得也充实,宁静,丰富,单纯,无忧无虑。身边也有两个从小就认识的知心朋友,逢暑假就经常去她们家串门,拉家常,聊心事,说未来的生活……”

在这之后,虽然他依然保持和那个男孩的联系,但这却无法改变她失去的一切——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她了,她所有美好的幻想都不复存在了,所以她陷入到了深深的抑郁和绝望之中。
虽然后来进行了药物治疗,也住过院,但她的情况依然没有得到好转,她不想工作,也不想见人,她把自己封闭了起来,因为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如此消沉和失败的自己,她也不甘心自己人生就此平庸。
她也一直在反思问题到底出在哪里。最后她还是认定,这一切都是那个“流氓”的错,一切都是那两次“亲密接触”的错,一切都是“抑郁”的错。结果她更加努力,更加积极地寻找治疗抑郁,摆脱过去的方法,似乎抑郁好了,那么一切都好了——她就又可以回到人生的正轨,又可以从回属于自己的人生。但一次次的治疗都让他失望,任凭治疗师如何分析她的过去,任凭她如何努力,似乎都无法摆脱“心魔”的左右和控制。

因此,我们相遇了。

“因为在当今社会,想找一所心理机构,兼具实力经验犹如大海捞针,他们只做咨询,很少有人关注,并深切体会到患者的心情与痛苦,有的专业水平不够,很少切中要害为患者寻找事实真相,还原事实真相的人,我相信王宇老师是这样的一个人(一个兼具实力,敏锐洞察力,又与患者感同身受的人)”

看到她信中如此评价我的时候,我不是高兴和自恋,而是恐慌,毕竟我知道她把太多的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而她又无形中美化了我,似乎我成了上帝,成了一个可以拯救她与水深火热之中的人。当然这依然是幻想,都是不真实的,我也担心当我不如她幻想中那么具有魔力与魔法的时候,也会立即对我的看法转向另一个极端。
我虽然预感到我们的结局,但基础的工作还需要做的——资料的收集,相互的了解,成长经历的分析,患病这十几年的过程——当然,也许她不仅对我有幻想,也许对心理治疗本身也有幻想,正如他前面写道的:我要的咨询是快速有效直捣黄龙,简洁明了的咨询。所以“打地基”的过程也遇到了一些阻抗。但实话实说,就好像盖楼,一切都需要过程,当然我也希望“万丈高楼平地起”,但这只是神话而已。
后来我发现,虽然她被抑郁“偷走”了13年,不过其中也有两年的平静期——她认识现在的老公之后。那时她以为自己已经好了,可以开始了新的生活。

“直到2011年这个事件慢慢淡忘了,我又开始了新的生活,工作,又经历了一次失败的恋爱,这次的人比初恋男友更人渣,后来分手了。我才在网上相亲认识了现在的老公,结婚了,并有了现在的女儿,老公是84年的,读过书,华师毕业的,有本科学历,工作是设计师,工资只能说过生活没有问题。
和老公谈恋爱,结婚这两三年里,再也没想过以前那段不堪的经历。因为自从有了女儿,照顾她的责任就都落在了我的身上,婆婆,父母也没有帮过什么忙。压力可能太大了,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又开始出现过去的一些情景,像梦魇一样缠着你,看到天空都充满了绝望,灰暗一片的,是不是我的病有复发了?后来无奈,通过网上知道有心理咨询的方法,才找到了当地心理咨询师,但也只是对于过去知道的多了一点点”

这里,我注意到了一些细节,首先她老公是大学生,而且是名牌大学的,并且是设计师。这让我联想起当年他所幻想的未来:读大学我也要报新闻专业出来当编辑做记者。似乎她在老公身上他找到了丢失已久的东西,所以通过和老公的结合似乎找回了当初那失落的梦。所以,开始和老公恋爱的两年,她是快乐和幸福的,似乎她痊愈了,起码她不用受过去事情的纠结,也不常想到过去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
但好景不长,老公虽然是名牌大学毕业,但之后的工作和投资并不顺利,通过老公来维系的幻想又破灭了。所以她又不得不面对现实——孩子要一个人带,自己还要做着一天八小时,挣钱不多的工作,而且这一切又看不到希望,似乎未来的生活也是如此,依然是一段看不到光明的路。也许这才是她抑郁再次复发的核心原因把。
因此她和老公的关系也从开始的亲密转变成后来的对抗,似乎看老公哪里都不顺眼,毕竟老公没有和他同学一样,一个月挣几万块,开公司也没有成功,所以在老公身上给予的改变命运的幻想也都破灭了,从对老公从一开始的迷恋,又转变成了愤怒和不满,总感觉自己嫁错了人。

现在与过去之间有着一种奇妙的相关性——当她现在过的好,幸福的时候,或活在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盼之中的时候(开始和老公在一起的两年),她就不在纠结过去,似乎一切都过去了,抑郁也不治而愈了。但当现在的生活变得艰辛,而未来美好生活的期望越来越渺茫的时候,她就越加沉浸在对过去强迫性探究之中。
这不禁让我想到一点——对过去的念念不忘,其实就是对现在生活不满与愤怒。其实她不仅对老公不满,对婆婆不满,对自己不满,也对这个社会不满,毕竟她只能做着低级的工作,领着微薄的薪水,还要承担繁重的家务。毕竟,这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都不是她所期待的。
当她越加对现实,现在,自己,身边的人不满的时候,就会越加沉浸到对过去发生的一切的探究之中——在治疗中她总是一遍一遍地让我帮她分析过去,纵使我们已经分析过多次,都要分析都到了“绞肉陷”的程度,但她依然不满意,下一次咨询的时候又会把我带入到过去,过去的事情的意义之中。

所以她来治疗抑郁,就是让我帮她圆梦——圆当初那个没有实现的梦。

“我昨天晚上又做了个梦,好像又是我的潜意识在告诉我意识层面我所意识不到的东西,我觉得梦境可以真实地反应我的内心真实的想法。我梦见我回到家里回到现实里一直闷闷不乐,父母问我怎么了,问我还有什么心愿没达成,要我说出来,他们帮助我实现。我就想为什么我过得不开心,闷闷不乐。哦,原来心理一直记挂着我好像自从那年从学校不辞而别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我以前的学校和同学们,我想知道那年暑假我到底考了多少分,在梦里我好像参加了高考,我想打电话问哈学校我到底考了多少分,学校有没有忘记给我保留下来,我想知道我被哪所大学录取了?因为那年我没回去,不辞而别。后来被我家孩子的哭声惊醒,我醒过来了,我在想现实中的我自从那年下学后一直不开心,一直耿耿于怀,一直记挂在好像没有没参加高考那种梦魇,成了我为什么么多年为什么不开心的一大缺憾和心病。似乎只有回到学生时代,回到18岁才可以找回那时真正和美好和真正的快乐。好像这十多年来一直在逃避着现实,因为自从那两次性行为后我的求学之路,快乐之门好像被关了,曾经无数次在梦里我回到了学校。自从下学起,好像自己心理与这个世界刮开了一道裂缝,我永远都融入不了这个现实社会,我觉得隔离,恐惧和逃避,并且与之冲突。甚至我没有自己喜欢和坚持下去的职业,我得人生没有了目标和理想,没有了快乐,似乎只有考大学我才能快乐才能实现我的人生理想。而我与现实那么格格不入,对于找工作也豪无兴趣和目的起来。后来离我离开当时的学校已经有13年了,这消失的13年,我又迫切寻找其中原因和真相,我就像是折断了翅膀的天使,从一个纯洁快乐的天使变成了坠落到地狱的恶魔。看来这13年,不仅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且内心对过去无法挽回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一直有缺憾,想要回到过去又回不到过去的梦魇缠绕我。我一直不开心不快乐。我好像亲手将自己与这个世界,他人刮开了一道裂痕,所以与这个世界失去了全然的连接。心理永远有那么一道口子和裂痕,所以生命才显得如此残缺,觉得受伤会心痛。我觉得囚禁我的是不是我的内心,经历了这么多不美好的事情,也许深陷抑郁的最大特征就是封闭自己,排斥全世界吧。命运没有把最美好的礼物送给我,反而被捉弄,它一巴掌把我从云端打下了人间,反而让我在这个现实的世界里陷的更深,让我受到心魔的折磨和束缚。看来我的心理问题似乎挺严重。如果我不找回这些原因和真相,岂不是对不起这消失的13年,被抑郁偷走的这13年?就算我没有了青春,梦想,我还有我接下来的人生,孩子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我看过一段心理文字,它说每个人都无法做到真正地忘记过去,忘记自己的经历,无需刻意忘记,很多坏的情绪的爆发或者疾病复发可能都起源于过去中曾经被压抑着的自己,我不太明白自己真正的需要是什么,压抑自己的究竟是什么,我为什么要压抑它,而当时我的表现是那么渴望爱,需要爱,却又惧怕爱,恐惧爱而后又不知所措。我是一个内敛的人,喜欢写不喜欢说。”
一个“纯洁的天使”被那个”流氓”玷污,所以她不再纯洁,一个充满幻想的女孩,被现实摧残,所以成了一个“折翼天使”,也因此——“自己心理与这个世界刮开了一道裂缝,我永远都融入不了这个现实社会,我觉得隔离,恐惧和逃避,并且与之冲突”
这13年来她一直都无法接受“从一个纯洁快乐的天使变成了坠落到地狱的恶魔”的现实。所以她虽然活着,却一直隔离,把自己隔离在生活之外,一直活在18岁的才女幻想中,一直活在对13年前的事情的愤怒之中——它一巴掌把我从云端打下了人间。

当然,这就是他来治疗的目的——找回人生理想,重拾当初的梦!
因为她的人生被“改写”,所以这十三年,她一直不快乐,一直都在逃避现实,也一直都没有脚踏实地地活。
她就好像“折翼天使”,依然幻想回到当初的天堂。

但心理治疗不是成功学,她不能让一个人更成功,也不能让改变过去,改变命运,她只能帮助一个人面对现实,接受命运的安排。
所以她慢慢地对治疗,对我的不满开始多了起来。

“王老师,我感觉来这里咨询之后反而病情越来越严重了,我昨晚做恶梦,梦见有个我不敢面对得邪恶的东西压在我心口上,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梦里我拼命地想逃避,祈祷阿弥陀佛。我总是听你分析,可我还是不懂,我觉得自己没有多少耐心了,老公熬夜没日没夜加班给我咨询我都不想再浪费他的钱了,这些咨询费用都不是抢来的,所以上次你的助理说我只打了八百,我很气愤,我这么多年我不怨么,被那个男的害,可还自己出钱看病,连报销的都没有。正是家里有个孩子,所以我很在乎,正是因为我一无所有我才会更在乎。所以您能不能给点建设性的方法和意见呀!
我真的是一筹莫展,我记得刚下学时候也是做着同样的梦,很多次梦见魔鬼恶魔掐着我的脖子很可怕,我无法挣脱拼命挣扎,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梦,后来我真的从恶魔手里挣脱醒了回到现实。这个魔鬼是不是我无法掌握的命运还是一直折磨我的抑郁,我是患抑郁才下的学,下次我想跟老师交流下我的那两个意像幻觉,和那时看到那两个意像后为什么我会有濒临死亡的恐惧。看到请回复我一下,我下个星期来咨询。
求知和转变真的如老师书中所写一样是个痛苦的过程,等待也是个痛苦的过程。你想抑郁已经压抑了我十几年了,身心倍受折磨和煎熬,治不好,心理淤赌,心里面就痛呀,一痛心情就开始烦躁,天天跟家人老公发脾气,你说我能有很多耐心么。”

因为现实无法改变,所以对治疗的幻想也慢慢褪色,所以她变得越来越焦虑。她还是原本的她,生活还是原本的生活,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当然除了责怪过去,她也会责怪抑郁,毕竟是抑郁让他生活的如此“悲惨”——一个人带孩子,微薄的工资,不给力的老公……而她一直期盼治好抑郁,人生从此变得不同。
虽然我是帮助她治疗抑郁的人,但并不是帮她圆梦的人,似乎治好了抑郁一切都会变得不同,似乎治好了抑郁,她的人生就会回归“正轨”——有着轻松,有面子,挣钱多的工作,过着白领、小资、才女的无忧无虑的生活。
所以现在“抑郁”成了她不成功的理由。
所以她放不下抑郁,也无法放弃对过去发生事情的执着与愤怒。毕竟放下了过去,就放弃了从抑郁中走出来的希望,而不再把抑郁当成不成功的借口,她就需要面对一个失败的自我。
所以抑郁的存在意义重大,毕竟抑郁的“躺枪”,可以成为逃避失败,逃避现实,逃避自我的理由和借口。
所以她不能好,起码在她成功,成为幻想中的才女,达成理想中的生活之前不能好,毕竟如果承认这一切和抑郁没有关系,那么她就必须面对现实中失败的自己。

但她不愿意放弃过去及才女的幻想,毕竟一直是幻想在最黑暗的日子陪伴着她,给了她希望,给了她支撑——是幻想给了她自尊和自信及活下去的勇气。
幻想是她的救命稻草,因为在骨子里她太自卑,太缺乏自我价值,一直都没有被爱过,所以她的内心是恐惧的,孤独的,空洞的。而这一切都必须用幻想,用幻想中的成功,用幻想中才女的形象——用另一个本不存在的女孩,杜撰出来的优秀形象来填补,让自己相信那就是自己,那才是自己,那才是生活。
但这一切被那个男孩,那段恋情打破了,在他内心中撕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13年来都没有愈合。实话实说,她内心中的伤痕本来就存在,源自于她的家庭,她的父母,只不过她一直用幻想来自欺而已,当沉浸在才女幻想之中的时候她似乎找回了自我,弥补了伤痕,似乎自己是如此的有理想,如此的健康,如此的与众不同。但谎言和虚伪总会在现实面前凋零,所以不是那段恋情,也总会有其他的事情来打破她对自我的欺骗——该发生的总是会发生……
而现在,她又有了新的幻想——治好了抑郁,那么一切将不同。
其实,就算她不再抑郁,难道一切真的会不同?老公依然是那个老公,而她依然是那个她,而工作依然是辛苦的,生活依然是艰辛的……

所以,是她赖上了抑郁,把一切都责怪到抑郁的头上,正如当初她把一切的失败都赖到了那段恋情和那个男孩身上。
是呀,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也许她会上大学,也许她会找一份轻松些的工作,如果运气好的话,也可能会遇到一个更能挣钱的老公。
这一切的“如果”,正是她现在所放不下的理由。就好像彩票一样,如果中了,就改变了她的命运,她就不用如此吊丝。但其中的问题很多,首先,不谈恋爱,她也不见得会考上大学;考上大学,也不见得会找到如意的工作;找到如意的工作,也不见得就一定会遇到如意的郎君。人生有太多的选择和岔路口,除了努力,有时和运气也是分不开的。只要上面的举例的任何一个方面出了问题,只要她的生活有缺憾,不完美,她就会不停地抱怨,陷入抑郁之中——似乎一切都好,一切都令她满意,她才能幸福。如果一个人的幸福是建立在一切都好,一切满意的基础之上,想必这个人一定找不到幸福,毕竟生活原本就不完美。
所以,抑郁是她无法接受现实和生活的结果,而不是这一切的原因。但现在她赖上抑郁了,似乎这一切都是抑郁导致的。但我们不要忘记,很多抑郁的人,依然可以成功,而只有那些不成功的人才整天嚷着抑郁让自己失败。其实,他只不过是把抑郁当成了自己不成功的借口而已。
当然,重点不在于一个人是否成功,而在于一个人是否可以接纳自我和现实,如果一个人总是沉浸在“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抱负,结果陷入到“小姐的心,丫鬟的命”的纠结当中,相比他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总是听你分析,似乎说得都很有道理,可是我的症状依然存在,没有消除,这不过了一个多星期没来咨询又觉得大脑心理都很瘀堵,心情又开始莫名烦躁起来,我理解您一天接待很多患者也很辛苦,但是您也是有孩子的人,我老公又不给力,要是一年挣个几十万我还用得着出去一天站8个小时,两腿都站到发硬拿着微薄工资,前几天六一,别人家都带着孩子出去玩买玩具,几百的玩具只搬的,我可怜站着看着,我还在加班到6点才回家,玩具也舍不得给孩子买,我都咨询了块两个疗程了,我是不是一辈子都治不好了,都这样了,没有人可以救得了我,我觉得亏欠孩子好多,这几天夜晚她醒来老哭闹可能上班没时间陪她玩,她哭得我太伤心了,我也想哭了,我真不是个好妈妈,为了治病,给家里增加了太多负担,又不能给孩子幸福和陪伴,我还得花钱为我十几年前做的事买单,我每天生活最多花10块到20块钱,中午上班来不及回家吃饭只啃几个馒头,才2元钱,我已经够节约了,可咨询我也舍得花了上十倍的钱,我上个月一分钱都没存,我又要咨询又要在外面租房子,所以能不能快点啊,我真不知道生活是为了干嘛,活的这么累干嘛的,我现在活着就是来受苦受累的,早一天摆脱抑郁,脱离苦海,怎么说呢,民生疾苦,您也是在普度众生,见谅我对您的抱怨,人之常情。”

有时,在意识的层面她也会接受我的话,但过那么一段时间,她就把一切都忘了,又沉浸在过去的探究,又沉浸在对抑郁的怨恨中去。这说明,在她的潜意识中一直都没能接受和面对生活和命运。在骨子里她依然把治好抑郁当成“解药”。
其实也不能怪她,毕竟她内心中的伤痕太大,就好像一个困兽一样,只要有出口,就不会做困兽之斗——成功自我的幻想是自我救赎的捷径。
但这一切就好像“传销”——越加沉迷,只会越加绝望!

但,她太固执了,固执到我的话她根本就听不进去。毕竟她要的是“葡萄”,而我给他的“黄瓜”,所以她是抱怨,总是问我什么时候能把“葡萄”给她。

“咨询到这里,昨晚做了个梦,梦可能与潜意识有关吧。早上,被老公摇醒,他说小霞,你怎么了,怎么了。因为我正在梦里和我父母吵架,在那无比伤心撕心裂肺地大声哭泣。他在旁边听到我抽泣还在流眼泪,就把我摇醒了,我说原来是在做梦啊,还在流泪。可能大脑潜意识有着被压抑着的那些有关过去过多的悲伤,还有对父母的抱怨责怪的情绪在梦里得到了发泄,醒来情绪不么激动了。只是记得在梦里很激动,哭着对他们控诉,哭的撕心裂肺的。梦里,我好像在和妈妈吵架,然后爸爸在旁边也不帮我也不过问,表情冷漠,漠不关心。我好像又受到了妈妈的骂,像小时候一样,她又在折磨我,骂我这没用那没用,我很委屈很伤心,我实在忍不住跑去他们跟前大声骂到,一种控诉,你们从来不反省你们么多年的错误,我如今我孩子都么大了妈妈还是这样对我骂。一做错事就在那对我辱骂,你们知道得了么多抑郁是怎么造成的,都是你们,我没考出去都是你们害的。总之当他们面,对他们说出了么多年的心里话。在梦里边说边撕心裂肺的哭,只知道自己很委屈悲伤很痛苦。就像小时候妈妈折磨我一样。原来我是对她有怨恨的。后来又梦见梦里好像说有一个人很快就能够帮助我拨开云雾见天日,那个人好像是王老师您。”

补充:
“我弟弟爱再外面干坏事偷东西,爸爸就经常打我弟弟,用皮带抽的我弟弟身上青块紫块的,弟弟很倔强,被爸爸打的死去活来。爸爸就只折磨我弟弟当然是在弟弟做错事情况下才发么大脾气。但是我比弟弟听话,从小我爸爸就没打过我,也没骂过我,就是爱干涉我的隐私,不准我和男生写信来往,一看到某某男生信件就以为是男生写的情书,以为我在谈恋爱没好好读书,就被撕毁。连交个笔友都躲着他们。妈妈虽然不打骂我弟折磨我弟弟,就折磨我。从小就感受到了她的冷漠,从来没被呵护尊重,温柔的善待过。她也没有满足过我所有得需要,我知道在那个物质很缺乏的年代,父母也很辛苦地挣钱我们读书,吃穿,他们过的也很辛苦,但是也不要把所有对现实对生活的抱怨都发泄在孩子身上,孩子是无辜的,就算孩子犯错误了不要一味地斥责打击不停地唠叨,揪着孩子的错误老不放,因为除了打骂孩子他们就学不会其他得,可以说我在一个精神倍感压抑的氛围缺乏关心关爱和母爱的环境里成长的。因为内心从未获得真正的快乐,所以学生时代总是倍感孤独和内心空虚匮乏,所以会交笔友,看小说,听广播,这些兴趣爱好打发无聊的日子,会在高中谈恋爱,我只是寻找精神的陪伴和依靠而已,到了青春期可能情感感受到的需要更匮乏一些,更重要些,那时候父母不关心我的学习也不来学校看望我,简直跟他们是两个隔绝的世界,他们忙生意,而我忙着和男生来往交友。而我在学校有任何要求他们也会满足我,像转学的事也是满足了我的任性。以前咨询师说在我身上,父爱母爱可能都缺少,但是母爱可能会缺少得更多些吧。因为母爱对一个人成长可能更重要些,一个孩子的自信最初都来自母爱,母爱的力量更为重要尤其在孩子童年时候,老师是幸运的,有一个这么爱自己的妈妈,到最后也是不忍放弃对妈妈的爱才没有轻生最后才走出抑郁了吗。

一个人的童年和父母对他的影响是伴随一生的。或者说,对他的一生都会有很深刻和持久的影响。而父母对我们的伤害,对我们的不接纳,否定和苛责,缺乏真正无条件的爱,那么我们在内心中也就无法接纳那最真实的自我,也就缺少作为一个人真正的自信。这样就会分裂——理想中的和现实中的自己。
当孩子长期被否定,那么在骨子里他就无法真正接纳自我,无法接纳自我就会在头脑中杜撰出,也会在现实中去努力创造一个“全新的自我”。毕竟只有这样他才能摆脱那个原本软弱无力的自我,摆脱过去种种的失败和伤害。就好像他内心中有一个空洞,总是需要被填补一样,而填补的材料就是实际中的或想象中的荣誉和成功。

所以她才会如此固执,如此抓住过去不放,如此耿耿于怀自己没有上大学,没有过上“白富美”的生活,才游离在生活之外,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因为,如果她接受现实,如果她放过抑郁,如果她承认失败——那么,一切填补内心中空洞的填充剂就不在了,那么她就不得不直面过去带给她伤害——一个可怜没人爱,做不好任何事情,没有任何价值的可怜虫。

如果面对了最真实的自我,如果面对了现实中的生活,如果放弃对过去的病态纠结,那么她就落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好像坠入地狱一般。

在这种恐惧之下,任何理智的说教和分析都无法走进他的心,就好像一个被老虎追赶的人一样,他只有不断地逃,不断地逃,不断地试图爬上一棵又一颗大树,才能得以喘息。所以他不得不成功,毕竟成功成了逃避恐惧的大树。而过去的经历和抑郁,成了他成功的阻碍,所以他必须排除阻碍,这样才能逃避恐惧。

所以她会一直强迫下去,一直纠结下去,也会一直试图去寻找更高明的大师,来治好她的抑郁,来扭转她的人生。
但,已经十三年了,她也许会用下一个十三年,更多的十三年来逃避真相——她其实不是她认为的那个她——过去的才女,过去对未来的期许,过去在自命不凡,仅仅是幻想,仅仅是一场梦而已。
梦已经醒了,但她依然不想醒来,依然想继续做下去,所以她责怪那些打扰了他好梦的“噪音”。当然也希望我继续可以“催眠”她,继续做她的好梦。

但,我想对她说的话是:放下把,一切都过去了,这一切原本就是海市蜃楼般地幻想,一切都是自编自导的闹剧而已。关键在于:你一直都不接受你自己,正如当初你父母一样。但,继续逃避自我,只是在继续父母之前施加在你身上的罪行而已。所以,现在的重点已经不再是探究过去,治疗抑郁,而是如何脚踏实地的活,如果在现实中面对自己的平凡,并且接纳那个可怜,平凡的女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